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商业三国 >正文

潇湘红楼(3)_市井看台

时间2019-06-26 来源:事亲为大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  第三章沉古牌坊惹祸因
  
  这天,似乎是停不住的下雨。
  
  镇口的牌坊因为长久雨水冲刷的缘故,根基有些松动,高家老爷子正一个劲儿指挥下人铲土填土。尽管这雨下得不厉害,但因为风向较大,这人在雨中的身子骨也是经不起这寒气的。
  
  “咳咳咳!”高老爷忍不住连咳了几声,管家鲍叔一愣,担心的问道:“老爷,要不您先回府罢,别坏了身子,这里我来看着就是了。”高老爷一怔,有些不高兴,说道:“牌坊填土可是大事,你来看着,我怎能放心,若是白三爷来了搅和,你如何收场?”鲍叔顿时不语,尽管自家主子待自己不薄,但脾气暴戾,身为下人,鲍叔也只能忍着,好歹今天算是和气的了。
  
  “我白三爷来了,这牌坊自然是我白三爷来填土。”
  
  突然,不远处来了群人,带头的就是白三爷,他一脸不屑的坏笑着嘴脸,说道:“高老爷填了也该是整个晌午了,可这牌坊还是立的不结实啊。”高老爷一愣,生气的说道:“立的不结实也是轮不到你白三爷多嘴!”白三爷一怔,笑了笑,走过去说道:“这牌坊好歹也是祖上出过力的,作为后世子孙,我白三爷不能多嘴,但不能不出力!”
  
  “白三爷,您可看好了,这功德坊上记载着可是我高家先祖的名字的,与您白家何干?”高老爷这话一出,使得白三爷有些挂不住脸了,但这白三爷也不是省油的灯,城府之深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猜到的。说道:“这牌坊的确是你们高家的,但当年先祖与你们高家可是世交,先祖驾鹤前,曾嘱咐白家每一个子孙,要世代与您白家相融,高家有难,白家不得旁甘肃癫痫医院哪好观,白家出事,高家不得不理,这些可是你我祖上定的规矩。但到先父一辈,高伯父竟然为了贞洁一事,与我白家翻脸,使得先父抱憾西去。而今,高老爷也是继承了高伯父,与我白某水火不容。”顿时,高老爷一怔,他万万想不到这白三爷会拿祖上说事,却是字字在理。他有些吃亏,但脸上的漠然依旧表现的不屑。
  
  “也罢,高老爷既然与我白某不和,白某自当惭愧。当时,这祖上的规矩,白某不得不从,您高老爷是乐意也罢,不乐意也罢,都阻止不了我白某遵从先祖。老虎——”白三爷唤了声边上的管家,老虎顿时会意,领着头,带着下人以及老百姓们向牌坊走去。高老爷见状,心里自然是不高兴,但这白三爷的话令他不得不乐意,此时若是争个理,他高应天显然是吃亏,但若是碰硬,在这先祖的牌坊下,他自然又是不孝不忠,还羞辱了先祖的公德。白三爷见他气得一言不发,不禁贼眉得意的挑了挑,悠然自得的抽起了大烟。
  
  “老爷,这白三爷,明显是在闹事!”鲍叔看不过,小声的在高应天边上嘀咕了句。高应天没有出声,他知道自己是争不过的。
  
  不过一会儿,这牌坊下的松土也是填好了,紧凑了些。白三爷带着人,什么也没有说,对着高应天得意的笑了笑,便离开了。高应天按耐不住这挑衅,紧握着的拐杖差点使得他整个摔倒。“小心,老爷!”鲍叔忙扶住他,隐隐感觉到老爷的身体在颤抖,心中不觉感到吃惊,暗忖道:老爷气的不敢出声,想必与白家是无法继承祖上规矩的了。
  
  回去府内,高应天是气的打翻了丫鬟递来的茶水,顿时这递茶水的小丫鬟吓得双腿发软,躲到了一边。“还不清理干净颞叶癫痫好治吗?”一旁的顾氏突然叱喝道。小丫鬟一愣,手忙脚乱的跪在了地上,也不顾着手指被碎片扎破。“老爷,您这是怎么了?一回来不声不吭的就发了这么大的脾气?”顾氏不解的问道。高应天无奈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还不是被你那表哥给气的!”顾氏顿时一愣,她看了看鲍叔,只见鲍叔微微点了点头,又见高应天一脸黑相。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了事情,但她知道这肯定不是件小事。
  
  “老爷,您就别气了,要是气出个什么毛病,那不正是遭了白三爷的道吗?”顾氏劝道,却遭到二夫人李氏的冷嘲,说道:“老爷可是被您表哥给气的,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,您也是脱不了干系。老爷被人欺负,您不但不帮着数落,竟然还有意护着白三爷,若不是人人都知道您和白三爷是表兄妹,指不定还以为你们俩有什么勾当呢!”顿时,这话遭得顾氏一顿怒火,横眼对着李氏,说道:“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,别主仆不分!”
  
  “你说我是仆?老爷,您可要…”就当李氏准备一番诉苦的时候,高应天突然大怒,喝道:“你们都给我住嘴,这家里都有你们说话的份吗?你们这些女人,给我老实点。”语落,转身走去后院。顾氏一脸恶相的看了看李氏,这李氏也不是省油的灯,尽管她是二房,却深得高老爷喜欢,在府里的走动与权力自然是比那些三房四房的来得轻松。李氏遭得顾氏一脸不屑,她也是瞪了一眼,便从容离去。
  
  顾氏没来得及训她个两句,这边上的丫鬟春熙便忍不住替夫人打抱不平了,说道:“她算什么?当初还不是在勾栏被男人践踏的,若不是老爷善良,赎了她,她今日还不知道是个什么鬼样呢?”
  
  “这狐狸精果平顶山主治癫痫病的医院然厉害,老爷赎了她不说,还娶了她做二房!”顾氏心里自然是不平,却不敢肆意声张什么。
  
  “夫人,您就甘心让她骑在您的头上?”
  
  顾氏顿时一怔,诧异的看着春熙,自然不肯,可又能如何?“老爷表面是在护着我的面子,可背地里却不知道和这狐狸精有多好,我能如何呢?”看到顾氏这般谦让无能,怒不敢言,春熙心里却被这主子更是恼火,说道:“怎么说来,夫人您也是小姐出身。她李师师又算个什么,迟早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的。”
  
  “春熙,谢谢你!这天赐不在,也就是你一直这么照顾我了!”顾氏一脸感激的说道,却不知道这春熙也是野心勃勃,只是丫鬟毕竟是丫鬟!
  
  白三爷回去府内,不同这高应天一头恼火。
  
  他闲然自得,喝着丫鬟端上来的茶水,心情好去这嫁娶的新郎。
  
  “老爷,今天又是得了什么好事情,心情这般好?”就在这时,这二房的秦香香媚着一身青衣走了过去,问道。白三爷见到这秦香香,就魂没了去,也不顾下人在不在了,一把搂过这秦香香的蛮腰,说道:“今天老爷我,气得高应天吹胡子瞪眼的,哈哈哈,他高应天是怎么也不会想到我白三爷会给他来这么一招!”
  
  秦香香一愣,困惑道:“老爷,您这样跟高应天过不去,就不怕遭了高夫人的不是?”白三爷一怔,竟然笑了笑,扭了扭这秦香香的脸颊,说道:“她本与我只是表兄妹关系,如今嫁去高府数十年,与我白三爷何干?他唤我一声兄长,我或许还记在长辈的份上,给她留个情面,否则我何故当她是个存在!”秦香香顿时一怔湖南哪家医院看癫痫好,有些惊愕,试探性的问道:“老爷,对香香也是这般?”
  
  “哈哈,你可是我的小心肝,怎与她相比?”说着,忍不住当着下人的面,亲了亲怀中的美人儿。秦香香故作羞涩,挣脱了白三爷的怀抱,逃离了去。“哈哈!”这白三爷自然是乐在其中,但也不忘正事。他唤了唤管家老虎,说道:“去,带几个人,趁天黑,给我把高家的牌坊给倒了!“老虎一愣,有些纳闷,问道:“老爷,这是为何?刚刚还不是为高家牌坊填土吗?”
  
  “这高应天损我颜面,不得挽回,我就要他为祖上羞耻!”
  
  “可这岂不是也违了自家祖上的规矩?”老虎提议道,尽管是一心听着白三爷使唤,但心里还是忠于白家祖上历来定下来的规矩的。白三爷一惊,错愕的看着老虎,眼神顿时犀利,淡淡的问了句:“你是老爷,还是我是老爷?”
  
  “小的不长嘴,不会说话,我这就去办!”说着,老虎胆颤的速去。白三爷顿时嘴角划出了个诡异的弧度。
  
  这小镇依旧是细雨绵绵,却下的不是柔情,而是一阵阵胆颤,与彻寒。谁也不知道这寂静的小镇,在黑夜降临,天明之后,会是怎样的一副不可收拾的景象。而谁也不会想到这即将被摧毁的牌坊,会引来怎样的一个不可挽回的局面。
  
  

【责任编辑:那转身后的落寞】

 问好作者,顺祝开心!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